一代霸主隋炀帝,临死前大问反叛者,至死仍不失帝王风范?

2019-05-16  来自: 教育研究

618年,大隋王朝在风雨飘摇中岌岌可危。 不久之前,那个扬言要匡复隋室的太原留守,已经攻破长安。 李渊宣布遥尊杨广为太上皇,并拥立其孙代王为帝。

此时远在长安千里之外,尚在江都(今扬州)行宫的隋炀帝杨广,得知李氏父子完全控制了关中局势后,深感天下大势终于还是不可控制了。

长安是回不去了,只能留在江南了。 隋炀帝花大力气劝说朝臣同意把国都迁到丹阳,保守江东。

而此时,江都的粮食几乎用尽了。 跟随隋炀帝来的骁勇果敢勇士,大多是关中人。

他们久居异地,思想亲切,而隋炀帝并没有向西回归之意。

于是,这些人开始叛变归乡,隋炀帝派遣骑兵去追杀他们,逃亡的人还是不能制止。 隋炀帝开始担心,他的担心不无道理,因为一场极为严重的政治风雨即将来临。 骁果军,隋炀帝最为重视的御林军,多为关中人。

“骁果”,即骁勇果毅之意。

隋炀帝特意把江都寡妇和未嫁女子强配给骁果军,使之在江都成家,但他们仍不愿留在江都,纷纷逃亡。

作为御林军的首领,虎贲中郎将扶风人司马德戡(kān),也开始考虑退路,他招揽一些守卫和将领等,在公开场合大庭广众之下讨论,约定日期集体逃亡,几乎无所畏惧。

原本要逃跑的骁果军将领司马德戡,却被人制止了,那人告诉他,逃跑不是办法,造反才有出路。

司马德戡认为有理,于是便同意谋反,那个人就是宇文智及。 他们以宇文智及的哥哥为首领准备谋反。

有宫人把消息报告给,说外面有人想谋反,萧后让他把消息直接传给皇帝。 隋炀帝听后,大怒,认为是不应该讲的,把这个宫人杀了。 此后再没有人向隋炀帝报告这类消息了。 隋炀帝美姿仪,风流倜傥,会占卜相面,爱说江浙话,经常半夜摆酒宴,抬头看星象,和萧后说着吴侬软语。

在一次喝的大醉的时候,他曾照着镜子,对萧后说,这么好的头颅,将来会由谁砍下来?他说的话很快就应验了。 这天夜里凌晨,大风骤起,尘土飞扬,经过细心谋划的御林军发起了叛乱,司马德戡率兵长驱直入杀入宫中,隋炀帝听到消息,逃到了西阁,校尉令狐行达提刀冲了上来。 隋炀帝躲在窗台下问令狐行达:“你想杀我吗?”令狐行达回答:“臣不敢,臣只不过是想奉陛下西还长安罢了。

”说完扶隋炀帝下阁。

隋炀帝看到了他曾经是晋王时的亲信裴虔通,问他:“你不是我的旧部吗,有什么仇要谋反?”裴虔通回答:“臣不敢谋反,但是将士想回家,我不过是奉陛下回京师罢了。 ”隋炀帝说:“朕正打算回去,只因长江上游的运米船还没到,现在和你们回去吧。

”裴虔通于是派人看守住了隋炀帝。 天亮后,宇文化及带人来到宫门,司马德戡迎接他入朝,称丞相。

裴虔通牵马把隋炀帝带回寝殿,裴虔通、司马德戡等人拔刀站在边上。 隋炀帝叹息道:“我有什么罪该当如此?”骁果军将领马文举说:“陛下抛下宗庙不顾,不停地巡游,对外频繁作战,对内极尽奢侈荒淫。 致使强壮的男人都死于刀兵之下,妇女弱者死于沟壑之中,民不聊生盗贼蜂起;一味任用奸佞,文过饰非,拒不纳谏,怎么说没罪!”隋炀帝说:“我确实对不起老白姓,可你们这些人,荣华富贵都到了头,为什么还这样?今天这事,谁是主谋?”司马德戡说:“整个天下的人都怨恨,哪止一个人!”宇文化及派中书舍人封德彝宣布隋炀帝的罪状。 隋炀帝说:“你可是士人,怎么也干这种事?”封德彝羞红了脸,退了下去。

裴虔通杀了此时一直哭喊的隋炀帝爱子赵王杨杲(gǎo)后,准备杀掉隋炀帝。 隋炀帝说,天子自有天子的死法,拿毒酒来。

哪里还有毒酒,平时他都把毒酒带在身边,准备和宠幸的美女一同死去,此时所有美女早已舍他而去。 隋炀帝解下自己的白色头巾,交给令狐行达,令狐行达绞死了隋炀帝。 隋朝宣告灭亡。 隋炀帝是怎样的皇帝,他好大喜功,造了很多大工程,例如开凿运河就功在当代利在千秋。

然而这一个又一个短时间内迅速完成的大工程,劳民劳力,榨干了民众的血汗,留下的是民众的尸骸。 急功近利的隋炀帝却不管不顾,继续折腾,南巡北狩,三征高句丽。 终于把自己送上了断头台。 假使他做的这些事情放慢脚步,或者说减少数量,只做两三件,给人民以休息的时间,那么他必是上一个伟大的帝王。 可惜的是,历史没有如果,他干的这些事太快太密集,当民众承受不了的时候,崩溃的就不只是他们的心理,还有那个他一生急于表现的大隋王朝和他自己的尸体。 炀字这个谥号,是唐朝的统治下贬低了他,隋炀帝不是炀帝,他并不是昏君,充其量算是一个暴君,一个急功近利的好过了头的皇帝。

相关阅读推荐:。

618年,大隋王朝在风雨飘摇中岌岌可危。 不久之前,那个扬言要匡复隋室的太原留守,已经攻破长安。 李渊宣布遥尊杨广为太上皇,并拥立其孙代王为帝。 此时远在长安千里之外,尚在江

CopyRight ? 版权所有: 教育研究